三四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峨眉祖師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五云鄉中忘吾生
    眾生心中都有一處抹不掉的記憶,越是強大的人,可能和凡人越是相反,他們對這種記憶執著過深,或許更加容易走向極端。

    古老的愿望破滅了,直至散落,玄古的君王依舊未曾實現自己的理想,大道隨著它的寂去而崩塌,玄古君王的身軀如同碎裂的甲殼,上面浮動密密麻麻的裂紋。

    這一次,沒有蟬蛻了。

    他仰望著歲月盡頭,看到了太乙,看到了羲和,看到了一株飄零的火桑葉。

    “承荒,你見到了嗎,實現了你的愿望嗎?”

    “看來還沒有啊,我們這種人,即使墜入歲月,也依舊見不到過去的真實,無法實現我們的理想……”

    火桑葉飄零遠去,已經逝去的金烏大圣當然無法聽見玄古君王的囈語,后者笑起來,帶著解脫與無奈。

    咔嚓——

    軀殼碎滅了一小塊,化為塵埃泡影。

    太乙天尊強盛的氣息中,同樣出現了豁口。

    他的眉心出現了赤紅的鮮血,精神與**都受到了傷害。

    天尊級的人物,很少有徹底豁出性命去的,太乙和太寧的戰爭轟出了鴻洞,但最后也只是以太寧天尊負傷為結局結束。

    天尊難殺,幾乎不死,而至尊亦不好殺。

    而且,當初太乙是以無暇天尊,對戰未曾補全缺漏的太寧,而玄古之君,如今已經陰陽合一,他的力量,單單說力量與法,道,都遠在太寧之上。

    但太寧天尊比起玄古君王來,他所擁有的天尊權柄,是后者所不具備的。

    天尊先天就立于不敗之地。

    至尊,背后則是萬丈深淵。

    天尊和至尊的差距很大,但至尊中能夠達到玄古之君這種等級的,古往今來也只有寥寥幾個。

    至尊,不證天尊的天尊。

    面對豁出性命的玄古君王,想要無傷碾壓,這著實是不現實的。

    太乙負傷,但是相對的,玄古君王身死,已成定局。

    太乙的傷勢,可能千年左右就可恢復,但玄古君王,則是徹底消散在天地間了。

    誰虧誰賺,一目了然。

    遙遠的大宇遠方,矛盾相擊的聲音響徹冥冥,沒有大氣的宇宙聽不到聲音,但是此時,這種枷鎖與規矩被扭轉。

    北斗天尊以矛擊盾,連擊七下。

    他在為這位故友壯行。

    在這一刻,億萬萬諸天塵沙海都聽到了那巨大的聲響,一位天尊為一位君王送行,招搖矛,天鋒盾,兩顆古老星辰釋放出的光芒降臨無邊的歲月之中,把神火也覆蓋,而那巨大的回音,則是讓諸天寂靜。

    “自古帝王畫乾坤,陰陽分世萬象渾;

    往事悠悠何所問?大衍四百聲不聞。

    瑤華枝上春雷震,始知無名駐世深;

    清路塵泥遷凡夢,五云鄉中忘吾生。”

    ……

    自遂古開辟之初,古老的無名帝王畫出乾坤的概念,于是陰陽分開,萬象渾成。

    但往古時候的諸事向誰去詢問呢?這大衍啊,走過了四百之數,可古來的那些聲音,現在卻一個都聽不到了。

    瑤華樹的枝干上,春雷震響,于是萬物復蘇,天地寰宇第一次有了四時的概念,(我)從樹下醒來,這才知道,無名者對于世間的影響原來依舊還在。

    于是走上滿是塵土與泥水的小路,隱居遂古仙人居住的鄉云里,回憶著自己的過去,也算此生無悔了吧。

    ……

    北斗天尊的聲音回蕩諸天萬界,眾生皆聽聞天上之語,然而卻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有一位世間絕強的君王,即將逝去了。

    他眷戀玄古的蒼生,希冀打造沒有苦難的天地,但是最后的結果并沒有去他所愿,而他執著于證道天尊,這個目標,使得他當年不擇手段。

    災禍最后隨之而來。

    萬事萬物都有正反兩面,從一個極端的破滅,走向另一個極端的開始。

    但或許正是因為他們擁有這種大執著,所以才強大無比。

    玄古之君聽著北斗天尊唱誦的歌謠,他笑起來,然而卻酸澀,最后的一聲嘆息蔓延到天涯地角。

    “但愿世無憂,但愿世無愁……”

    眾生皆有理想,但最后能實現者寥寥無幾,理想對于個人都是美好的,但是正因為都是個人的理想,所以才會產生分歧與沖突。

    太乙天尊:“我愿化為一頁輕舟,為萬千眾生做筏。”

    玄古之君:“希望如此……或許如此……如此……吾道不孤……”

    金色的雷光從他身上無數裂縫中噴涌而出,玄古的君王在此時化為無數蝴蝶。

    那些蝴蝶翩然起舞。

    太乙救苦天尊道:“吾道不孤,只可惜,您的眼中,鴻荒世相對于玄古世來說,是孽障與苦難。”

    “任何想要對當世不利的存在,都必須要敵得過駐世天尊才行,您想要重開玄古,但這注定是一種奢望。”

    “逝去如此久遠的東西還能回來嗎?凡被譜寫在歲月光陰的神話中后,一切就如同覆水,難以再收。”

    “雨落可曾歸天?”

    “山崩可曾倒起?”

    “浪濤拍岸,可曾不融于沙海?”

    太乙救苦天尊奏起劍鳴,列缺金劍嗡嗡作響,同樣為這位古老的君王送行。

    玄古之君逝去了,他未曾完成他曾經的承諾,或許他有過后悔,如果當初沒有讓李辟塵離開桃源,或許今日的結局,會不太一樣。

    至少駐世天尊之中……

    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或許太平大劫依舊會重現,但是玄古之君走出之后,太平天尊真的還能夠取勝嗎?

    亦或是蕩劍天尊與東世天尊戰敗退走,以玄古之君以及太平天尊二分天下?

    那或許就是玄古之君真正期望的世界吧。

    一半是桃源樂土,一半是苦難恐懼,大陰大陽達到平衡,那么這樣的第六世,又該取一個什么樣的名字呢?

    或許帶著這種念頭,玄古的君王寂滅而去,北斗天尊的歌謠回蕩在茫茫大宇,遠抵宙光,至重重羅天,億萬萬諸天塵沙海。

    至尊死去之后,會歸于何處?

    他們不會前往冥道,北斗同樣也不知道。

    在幽黎海沒有開辟之前,死在龍漢劫的諸大圣們又去了什么地方?

    這有很多說法,亦有無數被看到的結局。

    有一部分在天冥之門前死去,有一部分被遺落在歲月深處,那片連綿不斷的過去時代,且不能跨越到未來的放逐之地,便是鄉影。

    有很多大圣失去了未來,也只能永遠被遺落在過去的時代,不能從正常的時間中走來。

    “不聞不知,從恒古時代,眾生死去之后,如果精神都被磨滅,那么還是會有一道【痕跡】存在,而這些痕跡匯聚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吾聞之世】。”

    “在古老的時代,吾聞之世的一塊碎片落下,化為了眾所皆知的五云仙鄉,成為夢仙的隱居之地,故而,后來多以五云鄉代指遂古的鄉云,也就是吾聞之世。”

    “據說啊,當精神湮滅之后的一瞬間,還是可以看到自己的過往痕跡的,所以……有沒有過后悔?亦或是此生無憾?”

    北斗天尊喃喃自語,最后重重敲打了一下盾牌。

    茫茫羅天,光芒逝盡,只剩下太乙天尊矗立在歲月盡頭,孤獨寂寥,空無冥冥,成為當世的巨壁,亦仿佛……在為所有逝去的舊世守靈。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