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先聲奪人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正文

    林國玲進去了!

    她好像叫人了!

    有兩個王八蛋也跑進去了!

    林淼不知道銀行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只看到在林國玲進去后不到2分鐘,就有一個銀行的工作人員匆匆跑了出來,從銀行網點大門旁邊幾米外的樓梯上了樓。又過了不到2分鐘,徐毅光就接到了電話,然后下令所有人戒備。再過不到5分鐘,就有兩個皮衣男飛奔進了銀行。隨后徐毅光和劉大隊長喊了聲準備,西城飯莊四周,便呈現一片肅殺之氣。

    中國官方時間7點46分,旭日高升,陽光普照。

    林淼的屁股就像釘在了椅子上,任由張幼薇怎么催,就是打死都不去上學。

    正趕上大戲的老林和嚴曉海也是一臉的興奮。嚴曉海屁顛顛地去跟許佳昌打聽到底發生了什么,許佳昌卻只是沉著臉不說話,只讓嚴曉海保持耐心,說馬上就有分曉。老林則腦洞比較大,問徐毅光和劉隊長,是不是有人想搶銀行。徐毅光和劉隊長神色頗為復雜,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尚被蒙在鼓里的老林,以及老林身旁今早剛剛從西北回來的某位犯罪分子的丈夫。

    讓犯罪分子的兩名至親,眼睜睜看著她被警察圍捕。

    太殘忍了……

    徐毅光心里嘆氣,轉頭望向林淼,只見林淼居然在唱歌“投入命運萬劫火哦哦~那得失怎么去量?馳馬闖江湖,誰為往事再緊張?”

    徐毅光腦門上掛下十八道黑線。

    這小兔崽子,坑起自己人,真是半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啊……

    還能安心把洛漓嫁給他嗎?

    徐毅光的想法有點跑偏,這時坐在林淼的許風帆終于熬不住了,覺得此地危險不可久留,又擔心上課遲到,小聲跟林淼說了聲,就趕緊不講義氣地逃走。

    林淼對許風帆的選擇不加分也不減分,學生讀書,天經地義,強拉著他在這里跟自己一起看戲,那才叫沒人性。許風帆一走,張幼薇又著急地看看表,都7點48了,從這里走到學校,至少得10分鐘,再拖兩分鐘,那可真的就要打鈴了。她這個班主任,總不能眼看著班上的小屁孩故意遲到,不由生氣勸道“淼淼,走了!沒什么好看的!”

    “等下!再等一下!”林淼再次拒絕張幼薇。

    “你到底想看什么呀?”張幼薇問道。

    這時剛剛喊了聲姑媽的曉曉,突然又開了口,小心翼翼對方才并沒有注意聽的江洋和張幼薇重復道“姑媽剛才跑進銀行里了……”

    張幼薇聽得很莫名其妙,問道“什么姑媽?”

    分不清到底哪家歸哪家的曉曉,只能換個說法解釋道“淼淼的姑媽……”

    “淼淼的姑媽?……”江洋轉過頭,疑惑地望向林淼。

    林淼忙對江洋一瞪眼,眼神極其兇狠“別吵!”

    江洋被林淼瞪得心頭一跳,張幼薇不禁也被嚇住了,林淼稍微又緩和下來,小聲道“別讓我爸和我姑父聽到,今天這個事,我得親自看到結果,不然我不放心。”

    江洋和張幼薇對視一眼,對林淼剛才一瞬間的反應有點后怕。

    然后同時安靜下來,跟全場所有人一起,將目光對準銀行。

    時間一秒一秒,走得無比緩慢。

    兩個保安各提著一個箱子,從網點旁的大樓里出來,走入銀行。

    坐在老林和丁山身邊的徐毅光,突然喊道“上去準備!”

    西城飯莊外,市經偵總隊的人,甌城區分局的人,西城街道派出所的人,街道聯防隊的人,烏泱泱五六十個,直接由徐毅光和劉隊長帶著,直奔街對面而去,圍到銀行大門兩側。

    林淼屏住呼吸,不由自主地站起來,走到老林身旁坐下來。

    老林轉頭看看林淼,又抬手一看表,奇怪問道“小兔,你怎么還不去上學啊?”

    “馬上……”

    正說話間,就見銀行對面,阿城和阿計兩個人拎著兩個皮箱走出來。

    緊接著不等徐毅光喊話,銀行里頭就先傳出一聲高喊。

    “抓騙子啊!快抓騙子啊!”網點經理站在門口聲嘶力竭。

    阿城和阿計見狀不對,直接把手里的箱子一扔,拔腿就要跑路,可連兩步就沒邁出去,就被十幾個人一擁而上摁倒,晚一步出來的林國玲還沒搞清狀況,腦子里還回蕩著經理抓騙子的喊聲,嘴上卻不由自主,又高喊起來“救命啊!搶劫啊!有人搶劫啊!救命啊!”

    老林和丁山聽聲音耳熟,雙雙定睛望去。

    丁山視力稍好,頓時拍桌而起,驚聲喊道“那不是阿玲嗎?!阿榮!你看看是不是……”

    這邊不用老林回答,那頭被正兩個警員反捆雙手上手銬的林國玲見到街對面坐著老公和弟弟,也不管老林和丁山是怎么坐到一塊兒的,急得當街就叫“阿山!阿榮啊!救命啊!搶劫啊!有人要搶我們家三百萬啊!”

    什么三百萬?

    老林聽得陡然一驚。

    丁山卻更直接,二話不說就往街對面跑,臉色陰沉地一邊罵道“媽個逼!才回來幾天啊?又給老子搞什么事情?!”

    老林見狀也想往前跑。

    林淼突然伸手,拉住老林的衣服,大喊一聲“爸!”

    老林轉過頭看著林淼,有點茫然失措。

    林淼看著丁山剛跑過去就被警察不由分說地拿下,聽著街對面林國玲殺豬一般的喊叫聲,然后抬起頭,直勾勾盯著老林,說道“將來還想當大官,今天就什么事都不要管。全市打黑,你插手就是妨礙司法,給黑惡勢力當保護傘,別人以后要弄你,一句話就把你弄沒了。”

    老林還沒回過神來,街對面徐毅光又匆匆跑回來,當著滿大街吃瓜群眾的面,在老林面啪的一聲皮鞋踩地,重重立正,身姿筆挺地對老林敬了一禮,然后放下手來,一把握住老林的右手,大聲道“林主任!我代表甌城區全體警務人員,感謝你的配合和付出!甌城區群眾會牢記你對全區打黑除惡工作所做出的貢獻!你的大義滅親和自我犧牲,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

    街對面,包括自己上門送死的丁山在內,四個人已經被牢牢控制。

    劉隊長站在街對面,突然大喊一聲“全體都有!”

    西城飯莊四周,所有便衣警員立正站好。

    劉隊長面向街對面的老林“向林主任敬禮!”

    嘩!

    全場加起來上百號民警、輔警、協警,從街對面到西城飯莊四周,四面八方,面朝老林,上百只胳膊同時高舉,肅然敬禮。

    老林的腦子宕機了。

    今天一早上的收獲,真心多得有點頂不住啊……

    重生之先聲奪人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