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三百章
    正文

    李安看著山谷里的野豬,無憂無慮的生活,內心充滿了感慨,這些野豬的要求不高,只要能有食物果腹,就非常的滿足了。

    吃飽喝足了之后,成群的野豬會聚在一起,在一片開闊地曬太陽,那滿足的表情讓人看了都會覺得很羨慕,覺得他們生活的很幸福,至少比滿是煩惱的人類幸福多了,可野豬的幸福生活注定是短暫的,它們被囚禁在這片山谷之中,隨時面臨著被宰殺的命運,只要人類需要,隨時可以把這些野豬給殺掉,從而取其肉而食用之。

    就在剛才,李安因為要吃野豬肉,不也是讓仆人去殺了一只小野豬么,如此看來,野豬的安逸生活都是暫時的,這些看似生活安逸的野豬隨時都面臨著被宰殺的命運,也許只有等到被宰殺的那一刻,這些可憐的野豬才會明白自己的安逸生活是多么的脆弱。

    當然,山谷的唯一道路已經被封死了,這些野豬是無論如何都逃脫不了的,如此,就算這些野豬有長遠的眼光,不貪圖暫時的安逸,想方設法的逃離,那也基本上是毫無意義的,最終的結局仍舊是被人類所宰殺,如此看來,貪圖暫時的安逸似乎就成了一種正確的做法了,也就是所謂的及時行樂。

    究竟貪圖安逸,及時行樂是不是正確的選擇,這個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理解的,而究竟哪一種才是有道理的,誰也說不清楚。

    一般都是根據結果來倒推的,若是一個人費盡心機,吃盡了苦頭最終卻什么也沒得到,還放棄了能夠享受的時光,如此,自然會讓人唏噓,覺得這個人活著太吃虧了,該享受的時候卻沒有享受,活著太吃虧了。

    當然,若是一個人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極大的成功,能夠享受到更大的快樂,則就會讓人覺得貪圖安逸是非常錯誤的。

    說的簡單一些,那就是在有希望的時候,在通過一番吃苦奮斗能夠取得成就的時候,是不能貪圖安逸的,而應該努力的奮斗,去改變自己所處的環境,而若是看不到任何希望,也找不到任何改變自身所處環境的時候,那就只能選擇貪圖暫時的安逸,從而讓自己至少能夠享受短暫的快樂。

    就比如這些山谷里的野豬,已經被李安圈養了,它們無論如何努力,都是不能逃出上谷的,它們隨時都面臨著被宰殺的命運,若是與命運搏斗,死的可能會更快,在這種情況下,野豬就不得不選擇貪圖安逸了,該吃的時候使勁吃,吃飽了就在太陽底下曬一曬,盡情的享受暫時的快樂生活,反正這一刀是早晚都要挨的,不論安逸的活著,還是提心吊膽的活著,結果都是一樣的。

    野豬的生活是如此,人們的生活又何嘗不是呢?在一個處處充滿機會的地方,自然要努力拼搏,爭取讓自己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就,擁有更美好的生活,從而實現自己人生的價值。

    而若是在一個封閉和壟斷的環境下,不論你如何努力,都改變不了自己的生活條件,那倒不如放平心態,老老實實的做一個平凡的工作,做一輩子的窮苦人民,不去爭也不去搶,就這么安安靜靜的過日子。

    是否貪圖安逸,取決于自己的實際條件,華夏自古以來,都有很多人貪圖隱居的愜意生活,不去過問世間的一切事情,究其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有一種什么都改變不了的無力感,既然什么都改變不了,也拯救不了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人民,那還努力干啥,不如進入深山隱居起來,啥也不去過問了,就這么混一輩子好了。

    ‘吃飽喝足了就去曬太陽,反正早晚都要挨一刀,噗噗!’

    李安看著一頭張嘴亂動的野豬,在心里說道。

    這些野豬的命運,無疑是比較悲慘的,早晚都要挨刀,而更厲害的人類,其實也好不到哪兒去,在時間的面前,人類顯得極為渺小,因為時間對于人類來說,是一把很鋒利的屠刀,任何人都躲不過時間這把屠刀,不論好人還是壞人,不論大人物還是小老百姓,最終都會被時間所屠戮,沒有任何人可以幸免于難。

    當然秦始皇擁有了一個人所能擁有的一切,所有人類能夠得到的東西,他都可以得到,但他唯一得不到的就是他自己的壽命了,面對時間這把屠刀,秦始皇是無可奈何的,真的是一丁點的辦法都沒有,最終這位統一**的帝王,也是被時間奪去了生命。

    一想到時間這把屠刀的殘酷,李安真的不敢繼續想下去了,也許對于一個人來說,該努力奮斗的時候,是一定要努力奮斗的,而在可以及時行樂的時候,也要及時的行樂,努力奮斗和及時行樂之間是有一個平衡點的,只有把握好中間這個平衡點,才能生活的最幸福最持久。

    長久的努力奮斗,可能會傷害一個人的身體,而過于頻繁的及時行樂,則會讓人失去立足社會的競爭力,從而變成一個啥也不會的廢人,進而后半生處于食不果腹的日子。

    李安一邊走一邊思考人生,由眼前這些野豬,想到了人類本身,進而想到了更加可怕的時間,然后,便不敢繼續想了。

    山谷里的道路是很長的,還有不少的岔道和支路,若是全部走一邊,只怕能走整整一天,天黑了都走不完,所以,李安只能大概的走一段路,看看山谷里的環境,時不時的拿出望遠鏡,觀察自己感興趣的位置。

    李安繞著山谷吊橋的邊緣走了半圈,看到了不少鳥巢,也看到了時不時出現在眼前的兔子和野雞,對于山谷的環境,還是很滿意的,只要把黃鼬給清除掉,山谷里的野味就會更多的,而這個工作還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這些黃鼬狡猾的很,體型又小巧,想要消滅它們,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去之后,唐兒和雙兒的情況已經好轉了很多,它們的肚子已經不那么撐了,走路也不會肚子疼了,這讓李安放心了不少,看看天色越來越晚了,李安也該回去了。

    在李安開之前,李安要與老趙商議一下,如何清除山谷了搗亂的黃鼬和老鼠,這兩種動物的存在,對于山谷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兒,李安很想清除它們,從而讓山谷里可以養活更多的野兔和野雞,從而增加野味的產量,日后不但自己可以吃,還能夠供應京城的飯館。

    “阿郎,這黃鼬可不好對付,只要是老鼠洞,這家伙都能鉆進去,而且,就算把山谷里的黃鼬全部殺光,外面的黃鼬也是進的來的,從懸崖上就能爬進來,實在是不好辦啊!”

    老趙一聽要除掉黃鼬,馬上就犯難了,他們十幾個人,每天的工作量其實也不是很輕松,遇到忙的時候也挺累的,而除掉黃鼬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這是一件非常難以辦到的事情,老趙對此是一丁點的信心也沒有,總感覺這事兒太不靠譜了,感覺李安有些異想天開了,除什么不好,非要去除掉黃鼬,而且,黃鼬不是普通的動物,在民間被稱為黃大仙,是不能輕易得罪的,萬一把這貨給得罪慘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鬧不好要被報復的,如此,他們可就永無寧日了。

    李安豈能不明白這樣的道理,可自己辛辛苦苦搞得山谷野味養殖場,豈能讓黃鼬平白無故占便宜,若是黃鼬長期大量存在,那么,自己就算花錢買很多的野兔和野雞種苗放入山谷,那也只能是給黃鼬加餐,最終這兩種野味的數量都很難獲得較大的提升,這是李安所不能容忍的,。

    按照李安的了解,黃鼬的身體很細長,柔韌性更是非常的不錯,哪怕只有大拇指這么小的洞,黃鼬也能鉆的進去,也就是說,只要是老鼠能夠通過的小洞,黃鼬都能順利通過,隱藏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強大。

    另外,黃鼬除了具有老鼠的超強鉆洞能力之外,還具備貓的攀爬能力,貓可以順利的爬到樹上,而黃鼬也同樣可以,所以,黃鼬完全具備爬到樹上偷襲鳥類的能力,而因為黃鼬動作很輕,一般在爬樹的時候,幾乎不會發出多大的聲響,鳥類在夜間的時候會打盹,或許就聽不到較小的動靜,這樣一來黃鼬突然殺出,可以輕松的將鳥類給咬死,然后飽餐一頓。

    只要生活在這片山谷之中的鳥類,其實,早晚都是李安的腹中之物,黃鼬偷了李安的美味,這如何能忍,盡管黃鼬身上也有肉,可李安總覺得黃鼬和老鼠一樣,是一種很臟的動物,所以,是不會去吃黃鼬的,萬一中了鼠疫,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黃鼬雖然很不好對付,可為了山谷之中野兔和野雞的大量繁殖,黃鼬必須要除掉,老鼠當然也要一同除掉,這兩種吃肉的家伙都不能留。

    “我當然知道黃鼬不好對付,可這么長時間了,山谷里的野兔和野雞還只有這么多,這都是被黃鼬給吃了啊!野雞和野兔下崽的能耐,我還是很清楚的,野兔一個月就是一窩啊!野雞下蛋也是一窩一窩的,若是不被黃鼬破壞,現在山谷里的野兔和野雞就該成災了。”

    李安開口說道。

    “阿郎說的是,小人也明白,可這個事情確實不好辦啊!小人也確實想不出什么太好的辦法,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老趙蹙眉說道。

    “沒有辦法,真是沒有辦法?”

    李安開口問道。

    老趙肯定的點頭道:“阿郎,小人哪敢撒謊,是真的沒有辦法,這黃鼬太狡猾了,最多看到一眼,然后就沒影了,這山谷里大大小小的老鼠洞太多了,還有好多都是相通的,實在是不好對付啊!”

    李安點了點頭,開口說道:“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你應該想辦法去對付,而不是說自己沒有辦法。”

    “阿郎,小人……”

    老趙蹙眉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李安蹙眉思考了起來,按照記憶,對付黃鼬的辦法還真沒有什么印象,可對付老鼠的辦法,那就實在是太多了,有無數種辦法來懲治老鼠,不過,李安覺得,黃鼬與老鼠的區別也不是很大,只要是用來對付老鼠的辦法,應該也能應用到黃鼬身上,可以同時將這兩種動物一起消滅掉。

    按照李安的記憶,對付老鼠的辦法有很多,比如,可以用老鼠藥,將有毒的老鼠藥拌入食物之中,等著老鼠過來吃,只要老鼠吃了帶有老鼠藥的食物,就會被毒死。

    還有老鼠夾的作用也很不錯,將食物放在老鼠夾的陷阱上,只要老鼠過來吃食物,馬上就會被老鼠夾給夾住,從而生擒活捉這些可惡的老鼠。

    捕鼠籠的效果也很好,而且,一次能活捉很多只老鼠,也是后世非常常用的一種捕鼠的辦法。

    灌水和灌煙同樣是不錯的辦法,發現有老鼠的老鼠洞之后,可以將大量的水灌入老鼠洞之中,只要把老鼠洞灌滿,老鼠就只能被逼的從洞里爬出來,然后被人類輕松的捕獲,灌煙的效果也是同樣的意思,老鼠不但怕水淹,同樣也害怕煙熏,作為哺乳動物,老鼠與人類一樣,都是需要呼吸氧氣的,水淹和煙熏都會讓老鼠沒法呼吸空氣,從而不得不從老鼠洞爬出來受死,缺氧狀態的老鼠反應極為遲鈍,出來馬上就會被人抓住,若是讓老鼠緩一會兒,可能就跑掉了。

    在煙熏和水淹之間,李安覺得煙熏的效果更好,因為煙霧的傳播速度更快一些,可以很快就老鼠洞給填滿,讓老鼠無處可藏,而水淹的話,萬一老鼠洞很深很大,還連著自然界的無底洞,那水淹的效果就很差了,需要的水量也很大,而在有些旱地,水源是非常緊張的,為了逮幾只老鼠,居然要動用大量的水源,這是不可想象的,而使用煙熏的辦法就不同了,隨便拿一捆野草就行了,非常的簡單和方便。

    盛唐不遺憾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