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打工小子修仙記 > 第2501章 君揚樓
    正文

    “對了,公子,好像從天下面還有兩個低層次界域,中天界域和羨天界域。不知道古皇族會不會打這兩個界域的主意?”

    “而且,好像從天通往兩個低層次界域的通道也發生了問題。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接受到兩個界域的消息了。”

    貞文奇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對莫小川說道。

    “中天界域和羨天界域,你們不用擔心,不出意外,兩個界域現在,應該全部都在玄圣殿的掌控之下。”

    莫小川給了他們一個放心的眼神。

    貞文奇和巾昌,及一眾巾家強者,俱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莫小川。

    玄圣殿是莫小川建立的勢力,他們剛剛聽莫小川說過。

    而兩個界域被玄圣殿掌控,這讓他們有點不可思議。

    “沒什么好驚訝的,我就是從中天界域與羨天界域,一步步走上來的。”莫小川笑了笑。

    “好了,大致情況,你們應該都掌握了,這些甄別珠你們暫時先發放下去,各自清理一下自己家族。然后,慢慢推廣下去。仙丹師的問題,自然越快越好。”

    莫小川說著,丟給貞文奇和巾昌各一個儲物戒指。

    “來君揚城神經一直都在緊繃當中,也該去逛逛,放松一下。對了,抓緊時間將君揚城控制住,收集各種天材地寶,我會將將君揚城的護城陣法重新布置一番。到時候,別說是四大學院,三大圣地,就算他們聯合古皇族一起出手,我們也絕對可以高枕無憂。”

    “當然,那也得他們都能聚集在一起才行。”

    莫小川話說完,人已不見蹤影。

    貞文奇與巾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便各自準備去了。

    畢竟,莫小川將巾家發生的一切,都用陣法封印。可是,封印時間一旦到了,整個君揚城都會陷入一片混亂,。所以,他們要在封印時間到來之前,徹底掌控君揚城。

    巾紅妝正在一處院落發呆,物是人非,逝者如昔,處處傷感。

    然而,想到莫小川,巾紅妝臉頰有些羞紅和熱意。

    “美女,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做一下向導,逛一逛這君揚城。”莫小川的聲音,突然在耳釁響起。

    “啊——”巾紅妝嚇的一聲尖叫。待看清莫小川之后,不禁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然后,玉手伸出,二指神功,只掐的莫小川呲牙咧嘴。

    兩人嬉鬧了一番。

    “小川,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巾紅妝微喘著問莫小川。

    問完,緊張地看著莫小川,心怦怦的跳著不停,像是被小鹿輕撞似的。

    “說的什么?哦,你是說和巾海說的那些話是吧?”莫小川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說道。

    “哼,明知故問。”巾紅妝冷哼一聲,伸手再去掐莫小川。心里其實也有些小忐忑。

    “當然是真的,只是不知道美女是怎么個想法?”莫小川笑瞇瞇地看著巾紅妝。

    “我,我——”

    巾紅妝慌亂起來,低著頭,不知道說什么好,腳尖踢著青石地面。

    莫小川上前一步,伸手抬起巾紅妝的下巴,大嘴便捂了上去。

    “唔——”

    巾紅妝像受驚的小兔子,一臉震驚的看著莫小川,不知所措。

    突然,好像是想起自己狀態不對,于是又迅速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巾紅妝感覺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但她卻依然非常陶醉這樣一種感覺。

    當莫小川的唇離開時,她內心竟然隱隱有些失落。

    “哦,這個,那個,你們繼續,我什么都沒看到。”巾昌的聲音傳了過來。

    巾昌本來是找巾紅妝說莫小川的事情,目的就是怕巾紅妝不知道莫小川的身份。以后相處的時候,不知輕重,冒犯了莫小川。

    莫小川不一定會在意,但終歸影響不好。

    沒想到讓他看到了這樣一幕。

    巾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呀——”巾紅妝鬧了個大紅臉,窘的不要不要的。

    莫小川倒是一臉笑瞇瞇地看著巾紅妝,渾不在意。

    “混蛋,羞死人了。都怪你,我以后怎么再見爹爹。”巾紅妝雙手輕捶著莫小川的胸膛。

    “嘿嘿……你不是要答案嗎,我就以實際行動告訴你。怎么?不真誠嗎?要不,我們再試試。”莫小川說著,嘴便又湊了上去。

    “流氓,鬼才和你試呢?”巾紅妝說著,轉身便朝外跑去。

    …………

    君揚城外,人來人往,比天悅城不知道繁華多少倍。

    “數百年不在君揚城,有些地方,變的我都不認識了。”

    巾紅妝感慨道。

    “至少,你比我認識的地方更多。”莫小川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再怎么說,我也是君揚城的地著。你想去哪里,我帶你去。”巾紅妝嫣然一笑。

    “隨便逛逛吧,看看風土人情,也算是一種煉心。”莫小川非常隨意地說道。

    “好,逛累了,我帶你去君揚酒樓吃大餐。”巾紅妝說著,猶豫了一下,上去牽住莫小川的手,努力將自己裝作很平靜的樣子。殊不知,紊亂的呼吸,將她此刻的心情出賣的一干二凈。

    “呵呵……”莫小川笑了笑,握住了巾紅妝柔若無骨的小手。

    “這就是君揚酒樓?!外表看上去,也不是很高大上的樣子嘛。”中午時分,巾紅妝帶莫小川來到君揚大酒樓。

    莫小川看著面前,與周圍建筑顯得格格不入君揚酒樓,不禁說道。

    “嘻嘻……東西可不能只看外表哦。有時候,內在比外表更加有內涵。”巾紅妝笑嘻嘻地說道。

    自從巾家事情解決之后,巾紅妝笑容明顯比以前多多了。

    “切,土豹子一個,懂什么內涵。姑娘跟他算是白瞎了。不如跟我們賈公子吧,賈公子年少多金,風流倜儻,對女人更是溫柔哦!”

    這時,一個猥瑣男悄好路過莫小川他們身邊,于是便開口說道。

    猥瑣男看到莫小川一身寒酸,不由的撇了撇嘴。

    這年輕人一身還沒有自己賈公子身邊奴才光鮮華麗,想必不知道哪里來的土豹子。不過,他身邊的女伴長的實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讓每個見到的男人,都忍不住浮想聯翩。

    如果自己能將這女子給賈公子弄到手,那賈公子隨便一出手,那自己豈不是又發達了。

    猥瑣男想著,忍不住怪聲笑了出來。

    打工小子修仙記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