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全職狂少 > 第五千三百零九章 殺!
    正文

    第五千三百零九章殺!

    李神通難以置信的捂著自己喉嚨,他萬萬沒想,自己居然栽在了一個孩子的手里。光劍刺穿李神通喉嚨的那一刻,云塵腦子里閃過的唯一一個念頭居然是我殺人了!!!而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徹底超出了云塵的想象。咽喉被刺穿的李神通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一腳將云塵給踢飛了出來。長劍也隨著云塵被擊飛而拔出,帶起了一片血霧。李神通強忍著劇烈的疼痛,一邊顫抖著,一邊嘴唇嚅囁默誦著一段陰澀難懂的經文。驚奇的一件事發生了,李神通的喉嚨上,那被長劍劍貫穿的傷口,居然一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還在流血的傷口上不斷的抽出鮮嫩的肉芽,不一會兒&middot就將傷口給堵住不在流血了。這就是李神通的天賦,肌體活性!李神通身上得詭異變化,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大變,被刺穿了的喉嚨居然再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就止住了血,還恢復了原樣,這是怎樣的詭異能力?林天麟的流露出驚訝的神色道:“肌體活性?原來你的能力并不是像是說的那樣一無是處,肌體活性原來是這樣意思。”“哪怕是頭被割下來,只要給你一點時間,你也可以恢復如初!這么可怕的天賦,你居然隱忍了這么多年。”李神通松開了捂著自己喉嚨的手,現在他的喉嚨已然光潔如初,看不出任何受傷的痕跡,就連一點疤都沒有留下。“我本來不想暴露,但是秘密這種東西,死了的話,還有什么意義呢?只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居然栽在了一個小子手里,我還是大意了啊。”李神通的語氣平靜,但是卻讓人從頭到腳都透著一股寒氣。不好,李神通動了殺心!林天麟的心里頓時一緊。“秘密這種東西嘛,自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你們覺得呢?”李神通不緊不慢的說道。“李神通你不要亂來!這里離大會的會場不超過三千米,你所做的一切都逃不過尊者的眼睛!”林天麟厲聲的警告道。隨即,林天麟話頭一軟,道:“不過你放心好了,對你的天賦這種東西我們沒有什么興趣,也不會去跟別人亂說。”想到李神通居然隱藏了自己的天賦足足有四十年,林天麟的心里就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這是要怎么樣的忍耐力才能做到忍受別人的白眼和冷嘲熱諷足足四十年,而這背后,又隱藏著怎么樣的野心。想到這,林天麟感覺自己似乎這幾十年來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認識這個老對手,老“朋友”。“話是這么說,可是死人不是最能保守秘密么?”李神通臉上恬靜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癲狂,還帶著嗜血的味道再其中。“李神通你得了失心瘋么!你要是在這里動手不出一時三刻,執法隊的人就會到來,到時候你插翅難逃!更何況以你的實力,也不一定是我們的對手!”林天麟色厲內茬的說道。他心里也在打鼓,按照之前李神通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確不是自己和云塵二人的聯手。但是,他既然隱藏了自己的天賦長達四十年,難保他不會隱藏自己的實力,不過這里是薦佛寺下,想必這李神通也不會亂來,對尊者的威懾,他有絕對的信心。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林天麟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似乎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一般。李神通獰笑道:“不錯,會場三千米范圍內,不許見血這是鐵律,可是你們看看你們腳下。”林天麟聽完心里凌然,立馬低頭看自己的腳下,在剛剛云塵跟李神通交手的過程中,自己等人居然不知不覺的踏出了森林,到了外面的平原上!“根據之前的規定,大會會場方圓三千米的范圍內屬于禁殺區,而這片森林剛好的處于禁殺區的邊緣。所有你們現在剛好不在禁殺區范圍內。”李神通陰惻惻的聲音回響在眾人的耳畔,同時,他身上的氣勢瘋漲,遠遠的超過了他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林天麟額頭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水,他終于知道自己剛剛心里的不安是來自于什么地方了,眼睛不自覺的向四周打量了起來。該死這剛好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平原,連個障礙物都沒有,根本沒法躲藏,而唯一的生路,就是李神通背后的森林,只要進去了,李神通斷然不敢對自己等人動手。可是,這就意味著他們必須要正面硬撼李神通了,自己一個人自然是無所謂,可是還有林佳等人,該怎么辦。林天麟的心里一時間也猶豫不決了起來。“不用想了,這里地處偏僻,鮮有人經過,你們是不會有援兵的。一會兒我只要將你們殺了之后,再偽裝成被妖獸襲擊的樣子就可以了。”此時,大會舉辦天都城,玄天高塔之中。尊者一件素白的長衫,看上去樸實無華。正盤坐在那里,而他的對面,則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坐。”尊者示意白衣少年請坐,白衣少年沒有推辭,大刺刺的坐在了尊者的面前。兩個人都沒有說一句話,就這么對面而坐,白衣少年以一個極其不雅的姿勢,打量著著高塔之中的裝飾。良久,白衣少年突然起身道:“我該走了。”尊者微笑道:“喝杯茶再走吧。”說著,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來一個茶壺,和兩個茶杯。澄亮金光的茶水從茶壺嘴中流淌出來,緩緩的倒進了白衣少年面前的茶杯里,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環繞在禪房之中。詭異的一幕發生了,明明茶杯不大,可是卻怎么也倒不滿,而茶壺里的水也像是無窮無盡一般,倒了這么久,依舊有著源源不斷的茶水從中涓涓的流淌出來。看著面前的茶杯,白衣少年略顯稚氣的臉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道:“你這杯茶,恐怕不好喝吧。”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