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科幻靈異 > 主神的無限世界編輯器 > 第610章 世界異動
    正文

    荒蕪的世界,大陸的影像在這片世界顯現,高山峽谷、雪地荒漠,世界一切的生態,盡觀眼底

    此時這片世界的中心處的地底,巨大的光團有節奏的跳動,無數的紅線鏈接在光團之上,而后遍布了整個世界。

    大地上如今也被這紅線覆蓋,同時有一團無比巨大的光團,在這片世界上遨游。

    它的一舉一動都會震動這些紅線,就如同蜘蛛網上落下了獵物一般,會將周圍的一切波動。

    “古龍,終于還是蘇醒了,二階傳說領域生物,任何一只都能正面摧毀人類如今的一切。”

    “由于契約,無法干涉這些古龍的力量,但設計出了異動值網絡,變相操控這些傳說領域生物的行動......”

    “那么我的做法是什么呢?”

    “我設計了能夠抵抗暫時這些怪物的據點,然后在異動波動越來越強烈的時候,讓原住民和我欽定的試煉者,執行斬首計劃......”

    看著這片世界發生的一切,王陽自言自語,自問自答著,在這片孤獨和死寂的原始空間,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做出這樣的行為。

    他在這里經歷了七年的歲月,將這片世界完善,他無數次的和自己和時空靜止的人們對話。

    情緒如同過山車一樣的起伏,這片世界經歷了大雨、大旱、黑暗、以及誕生便開始崩碎的花海。

    他不止一次忘記了身為人類的這個概念,他不會渴不會困不會饑餓,除了活著這個概念,他似乎和人類的差距越來越明顯。

    他曾經自譽為神明,然而就發現他只是擁有萬物歸原和創造湮滅一切力量的人類。

    而這十幾年歲月,他成為了真正的神明。

    但卻是超脫了人類的概念,卻無法放棄人類的身份,被夾雜在中間悲哀的生命體。

    當情緒的輪回到極致后,某一天他再一次開啟了自己睡眠功能后,就這么躺著睡著了。

    再次醒來,他發現一切的一切都歸于虛無,他什么都感受不到,無論呆在孤寂的世界多久,都不會在有情緒的波動。

    這一覺,編輯器為他記錄了,他睡了34天,一個以人類體質而言不可能做到的時間。

    恢復了人類的體質,然而卻睡眠了一個不可能的時間,這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已經不是人類了。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出了問題,他看不到感受不到,就算用編輯器的力量,也查不出來。

    但這個念頭只過去了一秒鐘,他便醒悟了,他檢查的是自己的**,然而**并不是這一切的源頭。

    他的問題出現在以**之身無法窺探的領域,只要他去死,被**束縛的精神就會瞬間升華超脫。

    或許那個時候他就能明白了。

    然而他也明白,當他這么做之后,成為和輪回錄一樣的存在形式,他便是面對巨龍的羔羊,根本不可能有反抗的力量。

    他是人類的概念,是不知來源,不知如何反饋至他身軀上,信仰之力的土壤。

    只要他依舊是人類這個生命體無比狹隘的視線,將被他取名為信仰之力的力量,以頑固不化老人一樣的想法堅守。

    命令編輯器,完全將其隔絕在體系之外,這股能夠撼動輪回錄的力量便被他賦予了永恒的神秘。

    輪回錄是終端的智能,他是操控另外一個終端智能的生命體,這便是無法跨越的現實。

    但是當他成為人工智能進入終端,那么等待他的便是無數的陷阱,他根本沒有應對的資本,只會被頃刻間吞噬和摧毀。

    注目著眼前的世界,異動網絡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完全鋪開,但是那燃燒著的,代表著希望的火苗,卻只有零散的六朵。

    一個和他預估的最低值還要低的數值,他嚴謹的設計方舟集群的存在,使其能夠完美的復原對于一個國度的控制。

    但他卻不能觸碰人類,這賭博的籌碼,色子,撲克牌,只要動手便是絕對的違規。

    對于地位和武力的原始**,讓這些國度對于即將遭受未來的局勢,失去了判斷能力。

    有聰明的學者看到了未知大陸蘊含的可怕危險,以及人類整個種族的危亡之際。

    但卻根本無法傳遞著決議者的耳朵中,當發現能夠操控方舟的決議者們,可以通過特殊的系統而被驅逐。

    并且無法用任何手段,撼動和修改這種規則的時候,那被壓抑的**便直接席卷了這些國度。

    如同干燥的森林大火不可能被熄滅,不能遭遇將其瞬間驚醒的劇痛,那么永遠便會沉浸在這**的夢境中無法自拔。

    當機器轉動便無法停止,這無異于是最為惡劣的局勢,天平在慢慢的傾覆。

    低頭看去,注目著自己的手臂,在它的手背上一顆璀璨的光樹在茁壯的成長。

    它從只有一點點的枝丫,以難以想象的速度成為了必須被縮小化的繁盛小樹木。

    它如何成長他不知道,也沒有去和其接觸,他就這么無言的保護著這顆樹,讓其被完全的陰影籠罩無法被窺探。

    這顆光樹越來越強大了,但是想要撼動輪回錄是不可能的,它的等階低于名為積分值,這種強大的力量。

    積分值,一個解析他世界形態,誕生出來的概念,現在想想這股力量的真正貼切的名字,便是創生之力。

    盒子一樣的創者,早就告訴了他這股力量的確切含義,然而那個時候的他并沒有在意罷了。

    再次回首,就看到異動網絡的波動,在一處地點直接上升到臨界值,那是他的火苗,開始燃燒的海灣。

    “星港......”

    王陽輕輕的低喃著,這幾乎已經是不可阻止了,無論做出任何決策,都會踩到這根線,不得不應對。

    遠方的海洋上,小小的艦隊距離這處港灣越來越近,再過兩天的時間便會接觸到星港據點。

    這中巨大的波動,注定會觸動異動值,初生的據點不得不面對即將到來殘酷考驗

    他能做的,什么都沒有,只能無聲無言的注目著,撥動弦的力量在這大型災難面前幾乎沒有用處。

    畫面再次轉換,他看到了恢弘的星辰據點佇立大地,大海的波濤席卷,無比安寧寂靜。

    在演武的廣場空地,鄭功成和郭大剛每天都在熟悉著自己的新身份,在據點生活,默默的等待著方舟集群到來的那一天。

    熔巖洞窟的楚昂和鄭查在這里蟄伏,他曾經以為他們會融入奇面族的世界,借助它們的力量。

    卻沒想到他們選擇了最為困難的顛覆之路,將他設計在這一切的劇情環發揮到了極致。

    最后的一幕是無比廣闊的陸珊瑚谷底,距離星港據點最為遙遠的地域,看著方莫林他們踏上了最后的獵人旅途。

    在這里能夠直接波動異動值的紅光,在他們周圍游蕩,是那么的令人心驚和膽顫。

    “依依....”

    畫面中有女孩映現,王陽撫摸著如水般的鏡面,這個時候他將這一切全部關閉。

    世界在這個時候歸寂,荒蕪的原野只有盤膝坐于龜裂大地獨影以及天空極黑流淌血瀑的黑洞。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