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她身體還在重重的渴望之中,而她和李東生又不是沒有做過……

    所以沒過多久,她就放棄了抵抗,正當她半推半就地被李東生解開衣襟的時

    候,王則端和柳若瑩正好從土洞的深處返回。

    躲在土洞轉彎的陰影里,王則端和柳若瑩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李團長騎在張團

    長妻子的身上,扯開了她的衣服。張團長妻子姜佩茹雖然還有些抗拒,但是顯然

    已經動情了,她赤裸的乳房在空氣里微微的顫抖著,誘人的乳頭硬硬的直立起,

    李東生毫不客氣的彎下腰一口咬住她的豐乳,牙齒輕咬著她蓓蕾上敏感的尖端,

    而她從嗓子深處發出一聲低沉的興奮呻吟。

    看著這一幕,王則端不禁思緒萬千,為什么和自己有關的女人,最終都會被

    別的男人騎在身下?但是他這時卻發現,看著李東生盡情享用著姜佩茹的乳峰,

    自己一直不爭氣的肉棒竟然開始勃起了。

    柳若瑩一直都在為今天晚上荒唐的一幕而悔恨,但是奮勇抗敵的張洪武讓她

    從內心深處覺得那不是一個壞人,而現在張洪武的妻子被李東生壓在身下,反而

    讓她心中有些安慰,也許是一種平衡感吧!

    李東生一邊用大手盡情地揉捏著姜佩茹的乳房,一邊慢慢地把臉向下移動,

    親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和圓圓的肚臍,他一邊親,一邊扯開姜佩茹的褲腰帶,把

    她的褲子褪到了膝蓋下面,姜佩茹飽滿的陰戶就裸露了出來。

    柳若瑩臉一紅,羞澀的不想再看下去,可是王則端這時卻從后面抱住了她,

    已經變硬的肉棒抵在了她肥美的屁股上。柳若瑩不禁「嚶」的一聲靠在王則端的

    身上,而王則端的手也不費吹灰之力的就伸進了柳若瑩的軍服里,攀上了她高聳

    的乳峰。

    李東生似乎點燃了姜佩茹的春情,她已經由抗拒變成了配合,她把褲子徹底

    褪掉,敞開了修長雪白的玉腿,一只手把李東生的熱吻引導到她的兩腿之間,另

    一只手此時竟然情不自禁地去揉動起自己的乳頭來。

    看著這一幕,柳若瑩覺得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她的上衣不知道什么時

    候已經被王則端解開,她的小衣也被王則端推到了乳峰的上面,王則端把她的身

    體稍稍的扳了過來,然后也一口咬在她赤裸的乳房上面。

    一股煙葉的味道從柳若瑩敏感的乳尖傳到王則端的嘴里,顯然,那是張洪武

    留下的,想到自己妻子的美乳剛被一個那樣的大老粗吮吸過,王則端的肉棒頓時

    變得更加堅硬火燙了。

    [本帖最后由嘎子牛于2012-2-601:30編輯]******【十三章】

    李東生雖然三十出頭了,性經驗卻非常有限,除了姜佩茹,他只有在打

    土豪、分田地的時候操過地主的小老婆和女兒,在那種情況下,是不需要任

    何的技巧的,只要把那些嚇的瑟瑟縮縮的女人們衣服扒光,不用前戲,不用

    溫存,把粗大的雞巴硬插進她們那兩片東西里就行了。抗日戰爭爆發以后,

    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根據地也不再允許部隊四處去打土豪了。而

    李東生又還沒有成家,在無數個寂寞的夜晚,他只能去根據地的舞會上湊湊

    熱鬧,然后晚上幻想著跟他跳過舞的女通知手淫。

    所以現在在經驗豐富千嬌百媚的姜佩茹面前,他就像一個無知的孩子。

    姜佩茹張開白膩修長的雙腿,把李東生的臉引導在她的兩腿間,正對著她花

    瓣一樣鮮美泛著蜜汁的小穴。她的手抓著李東生濃密的黑發,嬌羞的對李東

    生說:“親親嫂子。”

    李東生目不轉睛的盯著姜佩茹誘人的陰戶。她那兩片粉紅鮮嫩的小陰唇

    微微張開,若隱若現的露出濕潤浸滿淫水的小穴,并且隱約的可以看到小穴

    里面那嬌柔的肉壁。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試探性的舔在了她粉嫩的陰唇

    上。

    “啊————”姜佩茹忘情的喊了出來,緊緊的抓住李東生的頭發。

    李東生很快就明白了這中間的技巧,他有力的舌頭來回的舔動著姜佩茹

    嬌嫩的小穴,并不時劃過她那敏感的陰核和柔媚的菊花。他有些好奇,為什

    么美麗的女人連菊花都長得這么艷麗動人,他忍不住用舌頭在姜佩茹菊花蕾

    的淺淺褶皺上舔來舔去。

    一股股香粘的淫水從姜佩茹粉嫩的小穴里涌出,一直順著她的會陰流下,

    流向她的菊花蓓蕾,李東生貪婪的吮吸著,一滴不勝的全部舔入口中,他仿

    佛還覺得意猶未盡,直接用嘴扣在姜佩茹的嫩穴上,一條粗壯有力的舌頭伸

    進了姜佩茹春潮泛濫的淫穴。

    “啊——啊——”姜佩茹一邊呻吟,一邊把雪白的大腿緊緊勾在低頭吮

    吸著她小穴的李東生的肩上,她的情不自禁的的挺動著身體,纖手握住自己

    雪白挺拔的乳房,不斷的用指頭撩動揉捏著自己已經高高翹起的乳頭。

    這時在土洞的轉角處,盡管王則端把柳若瑩按在土墻上,用力吮吸著她()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