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2363.第2363章 天魔古城
    鎮東古城內,其余天驕站在群峰之上,面面相覷。

    “這一次,他不出手么?”

    “好像是如此!”

    “反正他秦長青一人便能橫掃,我等,何必出力!”

    眾多天驕忍不住傳音,望著秦軒入天之裂痕,眼中有一抹興奮。

    有這秦長青在,鎮東古城何愁不能奪得第一?

    天之裂痕外,另一方天地,在秦軒踏入到那天之裂痕內后,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方荒蕪之地。

    萬籟俱寂,地上,些許荒草雜亂,更一些風沙席卷,巖石露于地表。

    他負手立在這一方天穹之上,下方,眾多天魔古城的生靈,卻是巍然而立。

    百位天驕,有八十一位,立在一方大地之上。

    其余十九位,卻不見蹤跡。

    秦紅衣,姜伯發一共五人,凝望著下方那眾多天魔古城的魔修。

    “姜伯發,你說他們,是否知道長青哥哥,一人橫掃元龍圣城?”秦紅衣手持初天弓,凝視著那八十一大巍然不動的魔修。

    姜伯發皺眉,他看了一眼秦紅衣,沉默了幾息時間,方才緩緩道:“我不認為,天魔古城之人,會是蠢貨!”

    “但凡有些頭腦之人,也會想到去詢問元龍圣城之人!”

    秦紅衣咧嘴一笑,“說的便是,所以,這些家伙,怕是已經準備了一份大禮給長青哥哥,倒是我等,要倒霉了!”

    音落,其手中初天弓猛然拉滿如圓,直指那天魔古城眾多魔修。

    其上,足有三大帝法之矢凝聚在其中。

    姜伯發眉頭微微一皺,欲開口出聲。

    就在這時,秦紅衣卻是輕笑一聲,一雙赤紅的眸子,仿佛蘊含著幾許譏諷。

    “雕蟲小技,又能如何!?”

    音落,其手中之弓,猛然變化,三大帝法之矢,赫然向天穹之上而去。

    轟!

    箭芒如龍,一瞬間,便沖向這一方天穹之上。

    只是一瞬間,在那天穹之上,便有十九大圣兵,從那空無一物的天地之中浮現。

    消失那十九大魔修,身軀猛然一震。

    他們本祭煉圣兵,準備將秦紅衣等人聯手鎮壓,而下方那八十一位魔修天驕,更是早已經布下大陣,一旦秦紅衣入陣內,怕是難以破陣而出。

    這,他們本是為那秦長青準備的,誰曾想到,秦長青方才剛出天之裂痕,而他們,卻已經被這紅衣少女發覺。

    秦紅衣卻嘴角微挑,她凝望著那十九大圣兵,耳邊似乎有天魔古城眾多魔修之音入耳。

    “陣起!”

    秦紅衣身后,紅衣女子,冥骨天相,驟然浮現。

    只見那冥骨天相,其手中,一把暗金色的長劍緩緩凝聚。

    旋即,一道滔天威壓,自那冥骨天相內散發,眾多天魔古城的生靈,無人不色變。

    “這是……帝蘊!”

    “什么?此少女竟掌握帝蘊!”

    “小心!”

    秦紅衣腳下一踏,冥骨天相缺失向下而落。

    伴隨著秦紅衣功法運轉,四周那道則混亂,難以操縱的天地內,卻仿佛被梳理,一縷縷道則之力入初天弓內,化作十九道道力之矢。

    風,火,雷,電,空間,毀滅……

    十九大道則,散發著恐怖的威壓,在這一刻,赫然暴起,沖向那十九大圣兵。

    “姜伯發,爾等四人,是來觀戰的么?”

    秦紅衣嬌叱一聲,身下冥骨天相,在這一刻,卻已斬出一劍。

    青帝劍,混元斬圣!

    一劍,斬入那八十一大魔修所成的大陣之中。

    十九箭矢,直逼十九圣兵。

    秦紅衣在這一刻,衣袂飄舞在這荒蕪之地,卻如若耀眼至極。

    便是凌飛圣四人也近乎被秦紅衣之姿所吸引,嬌叱之聲入耳,四人面面相覷。

    “莫要讓她小瞧了!”

    “秦紅衣,昔日我等敗你,今日,不同往昔!”

    “不過天魔古城,何懼之有!”

    大喝之聲,在這一刻,響徹這一方天地。

    四人手中,皆出仙兵,功法傳承運轉,凝聚神通,一人與秦紅衣并肩,其余三人,與那冥骨天相同殺向大陣。

    轟!

    五人,在這一刻,便與那天魔古城百位天驕征戰在一起。

    天魔古城百人,固然為天驕,但不論是秦紅衣,還是姜伯發四人,他們皆得秦軒說傳授的傳承,其心志,戰斗經驗,未必屬于這些身經百戰的魔修。

    最重要的是,他們之前曾多次與前古天驕交手。

    這天魔古城之人,除卻人數外,又有幾人,能與同境前古天驕相比!?

    五人撼百魔,一時間,那天魔古城百人,竟然節節后退。

    秦軒在高空之中,他緩緩盤坐,又有桌椅擺放,仙釀在手。

    他在作壁上觀,讓隨之而來的鎮東古城九十四人,不由愕然。

    他們望向秦軒,又望向那與天魔古城百人交戰的秦紅衣五人,面面相覷。

    “他怎么沒動!?”

    “秦紅衣,嘶……姜伯發四人,何時如此恐怖了!?”

    “怎么可能,那一槍之力,我竟然感覺若是觸碰,必死無疑!”

    鎮東古城其余天驕,皆是滿面震駭,望著那交戰的五人。

    不過,他們誰也不曾出手,誰也不曾加入到戰場之中,任由秦紅衣五人,與天魔古城百人交戰。

    直至,一聲轟鳴之聲,秦紅衣冥骨天相破碎,她嘴角,有一縷血跡,緩緩落下。

    “爾等,當真無可救藥!”

    她眼中有一絲怒意,望著天之裂痕下,那九十四人。

    她與姜伯發四人,已經大戰足足有兩百息時間,但這九十四人,卻仿佛事不關己一般。

    秦紅衣固然實力驚人,但所面乃是一城最頂尖的百位天驕,她非是秦軒,雖然為秦軒第六境,但相差仍舊極大。

    五人撼百人,豈能是那么容易?

    天之裂痕下,那九十四人面面相覷。

    有人欲動,但望向那天魔古城的生靈,不由有些猶豫了。

    天魔古城實力不弱,本就實力高于鎮東古城。

    就算是他們加入,也未必會勝。

    “秦長青,難道你就這樣飲酒觀戰,不曾動手么?”有人,忍不住輕咳一聲,硬著頭皮望向秦軒。

    這秦長青,明明有一人橫掃這天魔古城之力,偏偏坐在此地飲酒,好生悠閑。

    聲音響起,秦軒手中酒杯微微一頓。

    他緩緩側目,望向出聲之人。

    此人是鎮東古城城榜排名第十三的天驕,乃是一大圣族的子嗣,其母親,更是姜家嫡系,可謂身份不低。

    秦軒,僅僅是一道目光,卻讓那九十四人,通體發寒。

    秦軒,卻也只是一瞥罷了,他回過頭來,望著秦紅衣嘴角溢血,薄唇微啟。

    “滾下去,若不然,我先屠了爾等!”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