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九龍圣祖 > 第2485章 都只是小事!
    正文

    蒼龍帝宮總部!

    一株枝葉足有數百丈的參天巨樹之下,威嚴的身影手中握著一張信紙,臉色卻是頗顯陰沉,想來是那信紙之中的內容,讓得他頗為憤怒。

    “云笑!云笑!”

    低沉的聲音從威嚴身影的口中傳出,讓得那位于蒼天巨樹枝葉中的某道龐大身影,都是忍不住睜開巨大的眼眸看了一眼,但旋即便是又進入了某種狀態之中。

    這道威嚴身影,自然就是蒼龍帝宮乃至整個九重龍霄人類疆域的主宰蒼龍帝了,連他自己都有些記不清,自己到底是有多少年沒有像此刻這般憤怒過了。

    蒼龍帝手中的這份情報,自然就是從大陸西域傳回來的,這已經是他最近兩個月時間以來,收到的第七份情報,而這些情報都有著極為驚人的相似之處。

    七份情報,七座帝宮所被滅!

    而且滅掉這七座帝宮所的,還是那個對蒼龍帝來說,并不太過陌生的名字,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會對一個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生出如此之大的怒意。

    蒼龍帝第一次聽到云笑這個名字,還是從陸沁婉的口中,因為雪棄的關系,陸沁婉也一直對云笑耿耿于懷。

    只不過那個時候的蒼龍帝和陸沁婉,都只是聽過便算,從來沒有將一個還在潛龍大陸打混的小小少年當一回事。

    直到那一次雪棄下界去往騰龍大陸,最終連陸沁婉的分身虛影都被云笑生生打散,差點連雪棄的性命都送在騰龍大陸萬妖山之中。

    從那以后,陸沁婉就知道那個叫云笑的少年,就算是從潛龍大陸而來,本身修煉天賦恐怕也要遠在雪棄之上。

    但蒼龍帝對這些小事依舊沒有絲毫的在意,他真正開始重視云笑,還是那一次洛堯生死之刻的分身投影。

    和當年的陸沁婉一樣,蒼龍帝的這道分身投影,也被云笑的特殊手段給戲耍得消散,當時他甚至生出一絲收徒的念頭,直至知道星辰就是云笑之后。

    自那以后,蒼龍帝幾乎每一段時間,就會收到關于云笑的消息,無論是南垣城諸多都統的聯名上書,還是圣醫盟的起死回生,都和云笑脫不了干系。

    哪知道這才剛剛從兼并圣醫盟失敗的憤怒之中平靜下來,兩個月的時間,卻是收到了足足七座城池帝宮所被滅的消息。

    如果說當初司徒南在大陸東北外域滅掉的四座帝宮所,還引不起蒼龍帝十足重視的話,那這一次帝宮獵手變成云笑,效果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甚至蒼龍帝都有一種懷疑,當初在東北滅掉四座帝宮所的,會不會也是云笑這個帝宮通緝要犯?

    要真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滅在云笑手中的城池帝宮所,已經達到整整十一座之多了?超過兩位數的帝宮所被滅,就連蒼龍帝都不能等閑視之。

    這似乎是一個信號,在陸家聯合萬素門剛剛從圣醫盟鎩羽而歸之后,云笑就做出如此大事,這就像是對蒼龍帝宮所作所為的報復。

    以這些年蒼龍帝宮的強勢,他們滅掉那些不聽話的家族宗門就是理所當然,可一旦有人敢挑釁蒼龍帝宮,那就有著一萬條取死之道。

    “陛下也在為云笑的事煩心嗎?”

    就在蒼龍帝心中思緒萬千愈發煩躁的時候,一道溫和的聲音突然從他身后響起,讓得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自己最為疼愛的妻子到了。

    因為這引龍樹所在之地,整個蒼龍帝宮之中,除了蒼龍帝自己,能夠不經通傳就進入的,或許也只有帝后陸沁婉一人了。

    “小婉!”

    轉過頭來的蒼龍帝,直接握住了陸沁婉的玉手,愛妻在前,似乎連剛才心中的那些煩躁都一掃而空,同時又有些暗自奇怪,自己為什么會因為一個毛頭小子而生氣。

    “云笑那小子連滅我七城帝宮所,陛下倒的確應該生氣!”

    陸沁婉反握住蒼龍帝的手掌,口中說出來的話,似乎蘊含著一抹贊賞之意,又有一絲隱晦的殺意,如今的云笑,儼然已經成長到能威脅蒼龍帝宮的地步了。

    “一個還沒有突破到至圣境的螻蟻小子而已,朕并未放在心上!”

    這個時候的蒼龍帝已經平復了心神,聽得他說道“朕已經派人過去,想必云笑那小子要是再敢有所動作,必然插翅難飛!”

    “我此來,正是為了此事!”

    陸沁婉微微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小雪已經去往西域了,以她半步至圣境的修為,未必便沒有將云笑擊殺的機會,我所想的是,陛下能不能先讓那些巡察者按兵不動,如果小雪真的不敵,再出手不遲!”

    陸沁婉說出自己的想法,讓得蒼龍帝的眼眸之中不由射發出一抹異光,說實話,他對于雪棄在龍噬洞中能得到如此之大的突破,也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呢。

    尤其是那個比雪棄還要先進入龍噬洞的得意弟子洛堯,如今都還沒有出來的時候,蒼龍帝就覺得事有蹊蹺,卻沒有親自去龍噬洞中查探。

    只是蒼龍帝不知道的是,他的那個寶貝弟子洛堯,其實已經死在雪棄的手中了,也成就了雪棄這一次的逆天造化。

    這些細節,陸沁婉自然是不可能告訴蒼龍帝的,又或許她是不想讓蒼龍帝對雪棄多出什么想法,一個連云笑都打不過的洛堯,死了也就死了。

    “小雪她真有把握?”

    聽得陸沁婉之言,蒼龍帝想起自己之前得到的情報,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因為據他所知,當日在圣醫盟中,云笑可是擊殺過至圣境初期的帝宮特使摩勒啊。

    至于那至圣境巔峰的柯云山之死,蒼龍帝倒是清楚云笑用了取巧的方式,甚至是借助了天道雷劫的力量,卻不是其本身的實力。

    雪棄固然是造化逆天,但也沒有突破到真正的至圣境初期,對上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云笑,不是蒼龍帝想滅自家威風,他是真的沒有半點的把握雪棄能贏。

    “其實我也不知道她哪來這么大的信心,可云笑一直是這孩子的心魔,終歸得讓她試上一試!”

    陸沁婉自然是給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但一想到當時雪棄離開之時的自信,她就莫名多了幾分信心,這一番說辭,也算是正理。

    心魔這種東西,說起來虛無縹緲頗為玄妙,卻又不可能否認它的存在,很多的修者,就是因為心魔的牽繞,而困在一個境界之中終生不得突破。

    陸沁婉知道,云笑就是雪棄最大的心魔,不將這個心魔徹底驅逐,雪棄想要突破到真正的至圣境初期,恐怕就要遙遙無期了。

    如今陸沁婉幾大弟子死的死廢的廢,所以她最大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雪棄的身上,正是因為這樣的看重,才讓她對雪棄的所作所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陛下放心吧,我已飛信傳書給父親,就算你派出的那些巡察者擋不住云笑,難道父親還收拾不了他嗎?”

    見蒼龍帝還有一絲擔憂,陸沁婉不由嫣然一笑,總算是讓蒼龍帝放下心來,對于那位陸家族長的實力,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而且陸絕天除了是一名至圣境巔峰的強者之外,更是一名圣階高級頂峰的毒脈師,如此相輔相成,總能保得雪棄不死。

    “陛下就不要再糾結這些小事了,如今最重要的是,是如何啃下圣醫盟這根硬骨頭?”

    陸沁婉突然過來,可不僅僅是因為雪棄之事,聽他說到正事,蒼龍帝的臉色也是變得凝重了幾分。

    因為如今九重龍霄的局勢,已經因為圣醫盟那場大戰,變得頗為微妙起來。

    如果當日陸家聯合萬素門讓圣醫盟易主成功,那對蒼龍帝宮之后的行事,無疑要輕松得多,可惜突然殺出一個云笑,將他們的計劃全然破壞了。

    如今圣醫盟態度堅決,幾乎已經算是和陸家萬素門撕破了臉皮,也就是說對蒼龍帝宮也不可能有多待見,再想像以前那樣派遣帝宮特使前去游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由于圣醫盟的影響,原本搖擺不定的心毒宗、混元谷甚至是殺手組織暗刺,對蒼龍帝宮的態度都變得曖昧了起來,一直不肯給出一個明確的答復。

    甚至是這幾家帝宮特使傳回來的情報,都在說工作越來越難做,有的時候甚至是連這幾大勢力掌權者的面都很難見到,這讓他們的計劃還如何實施?

    “心毒宗,混元谷,還有暗刺,想必現在都在觀望形勢,或者說想看一看圣醫盟的結局,對于此事,小婉你怎么看?”

    蒼龍帝洞若觀火,將大陸局勢分析了一番之后,便是將問題拋給了陸沁婉,同時其心中已經有所猜測,畢竟當年想替龍霄戰神鳴冤的四大復姓家族,就是陸沁婉只手所滅。

    “不聽話的家伙,也只能是將之覆滅了!”

    陸沁婉巾幗不讓須眉,似乎也早就有所決斷,想來這一次圣醫盟的失利,是讓她動了真怒,既然沒有辦法拉攏,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了。

    九龍圣祖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